一个光棍的呐喊!

汽车渴望公路,   花草渴望雨露,   太监迫切渴望著雄性激素。   灵魂渴望超度,   心灵渴望归宿,   而我则迫切渴望著有个媳妇。   众里寻她千百度,   踏平脚下路。   蓦然回首细环顾,   大婶大娘无数。   偶有美女光顾,   还是有夫之妇,   余下大多数,   基本不堪入目。   时间犹如脱兔,   匆匆不肯停步。   转眼就把我拖到了该当爹妈的岁数。   然而上天却挺可恶,   对我不管不顾。   把我培养的庸庸碌碌,   难以获得少女的爱慕。   我曾向月老求助,   求他将我单身的生涯结束。   而他给予我的眷顾,   竟是接踵而至的恶女和怨妇。   比起她们的飞扬跋扈,   以及对我精神上的无情戮屠,   我更愿意选择让步,   甘心走向黄泉之路。   无助,无助。   其实我并非一无是处。   我有很多的优点可以列举和陈述。   但我不知道是什么缘故,   我竟无法得到过别人的敬仰和拥护   我的爱心彰明较著,   最最热心于公益捐助。   为了祖国福利和体育事业的长足进步,、   我不知疲倦的奔波于体彩和福彩中心投注;   为了向世人体现优越的社会主义制度,   以及在党和国家的领导下我们小康的程度,   我毅然决然的增加了喝酒的次数,   终于练出了代表富足的啤酒肚;   我还坚持为人民服务,用我最大的热情为别人提供帮助。   为了让我这片心意落到实处,   我硬是把不愿过去的大娘也搀过了马路……   而我得到的赞扬却远远少于挨骂的次数。   我不明白我的努力换来的为何只是别人的不屑一顾甚至是愤怒。   是因为我过人的天赋,   让他们相形见绌,   还是我高尚的品格和气度,   让他们产生了深深的嫉妒?   我的优秀并没有让我自负,   更没有因为自己的伟大而恃才傲物。   本以为这样才能有女孩对我暗生情素,   谁知我等到现在也还没有一点迹象和眉目。   其实要把女人比做猎物,   我则是一个迷茫的猎户。   因为我实在是不懂狩猎的技术。   该跟著群雄逐鹿,   还是该继续著守株待兔,   思考了很久也没有整理出一条清晰的思路。   也许这便也成了我的禁锢,   成了我无法得到爱情的又一大因素。   或许曾经的某次时机被我奢侈的贻误,   就造成了现在的万劫不复。   咱们这个国度,   人口资源丰富。   但为何娶不到老婆的男人还是不计其数?   是因为封建思想的束缚,   打乱了男女的比例和数目,   还是因为社会的退步,   又重新开始了一夫多妻的制度?   有时想想也他妈愤怒,   你说凭啥大款就可以包养了N个情妇?   难道只为著权利和财富,   就可以不受道德的约束,   并置我们光棍于不顾,   抢占著资源无数?   怪也怪女人们过于世故,   对金钱和地位的趋之若鹜。   只知道花园洋房和别墅,   早把真情的概念颠覆。   冲动时我真恨不得变成动物,   哪怕只是头卖力的牲畜。   听凭主人的吩咐,   不用感受做人的无助。   或者干脆来个移花接木,   彻底的做个变性手术。   跑到人群中滥竽充数,   也好让光棍们多一条可以选择的出路。   街上的婚介星罗棋布。   我也曾幻想著他们能帮我打开销路。   然而最终的结果是让我明白了什么叫认贼作父,   并被婚托儿们榨干了我几年的收入。   吃不著猪蹄儿能看看猪跑也算对我心灵创伤的平复。   所以能看到美女的繁华地段成了我最爱的去处。   每当看著她们迈著款款的猫步,   在我的视线里出出入入,   我总是能感受到久违了的心跳并顺便痛心一下她们的已为人妇。   现实的打击让我鸡肠小肚。   我最看不惯情侣们当众亲密过度。   只要看到有人稍越雷池半步,   我就会上前阻止并提醒他们病出口入。   结果自然不必赘述,   我经常会体验到肢体语言的丰富。   尽管如此我也并没有减少对此事的关注,   反而更觉得有必要加大宣传的攻势和力度。   没有爱的倾注,   我如涸辙之鲋。   这样的生活确实很难让我安之若素。   看著朋友们已为人父,   小生活过的美满和睦,   我又何尝不是深深的羡慕,   并渴望著感情上的脱贫致富?   都说男儿有泪不扑簌,   但那绝对是未到伤心处。   有谁知道泪水已经多少次模糊了我心灵的窗户?   况且咱都是沧海一粟,   凭啥我就不能在爱情的海岸登陆?   只能一口一口的吃著干醋,   被动的尽著晚婚晚育的义务!   人生本来就短促,我又怎能就这样默默的虚度?   为了尽快给自己找一个归宿,   我决心不择手段的全力以赴。   错误,错误。   这种想法最终成了我难逃的劫数。   没想到我一时的慌不择路,   竟上演了那样惨绝人寰的一幕。   那是我走投无路,   勾引了有夫之妇。   谁知道罪行败露,   被人家当场抓住。   只后悔不会武术,   没能够杀出血路。   无奈的任人摆布,   惨遭了打击报复。   他们恼羞成怒,   打得义无反顾。   片刀循环往复,   板砖频频招呼。   我浑身血流如注,   俩腿还不住抽搐。   走错那罪恶一步,   差点就死不瞑目。   恐怖,恐怖。、   真庆幸我还能把命保住。   那场我自导自演的前车之覆,   带给了我贼深贼深的感触。   往事历历在目,   我此刻一一追溯。   经历了苦痛挣扎后的觉悟,   终于上升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。   问世间情为何物,   我算是大彻大悟。   感情上的事儿看来还真不能过于盲目。   是你的挡不住,   不是你的留也留不住。   别人的老婆就是再好也不能轻易接触。   有道是皮之不存毛将焉附,   我要是OVER了还上哪儿去找我的贤内助?   更何况人生短促,   还有很多东西值得我们珍惜和呵护。   爱情的光环固然眩目,   也毕竟不是生命的全部。   岁月的痕痕无孔不入。   无有爱情的皮囊苍老的更加迅速。   看著我那用蒸汽熨斗都已无法熨平的面部,   真不知还有谁肯向我将她的终身托付。   等待著等待到行将就木,   持续著持续到人生落幕。   盼望吧盼望著解决光棍待遇的法规早日颁布,   但愿啊但愿我首先踏入的能够是婚姻的坟墓。
已邀请:
支持呵 (*^__^*) ……
看帖要回帖是种尊重咯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!(http://img.china.alibaba.com/club/upload/user/4/3/7/7/437783248467f86b23a809975270c403.gif)
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hishanglingxiu365/http://blog.sina.com.cn/anbixin365/http://blog.sina.com.cn/disiqunvzhuang/http://blog.sina.com.cn/diyoushangwang/http://blog.sina.com.cn/leyou365/
你太有才了,写了这么多!
啥啊,那啥,你咋知道我是跑堂的,你们继续啊,嘿嘿。我拿个板凳#……
哎,去听听华仔的冰雨吧
顶一个!:lol

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